久久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架空小说,尽在久久小说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吾夫甚美_分节阅读_第1节
小说作者:雨师螺   小说类别:历史架空   内容大小:568 KB   上传时间:2020-08-01 12:45:17

=============

《吾夫甚美》

作者:雨师螺


  作品简评:

  经历了退婚和接连守孝,苏满娘一不小心成了位老姑娘。原以为亲事要砸在家里,岂料天降一桩“好”姻缘。未来夫君是辛图城第一美男,条件完美,却只要求一点,不许对他动心。佛系的苏满娘欣然应允,却不想婚后竟发现……本文行文流畅,节奏舒缓,细水流长,围绕着一位古代大龄姑娘的契约婚事徐徐展开,将两人的感情递增发展娓娓道来。全文言语诙谐,男女主互动有爱,高甜无虐点,让人读之忍不住会心一笑,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文。

=============


第1章 听闻

  辛图南城的黎锐卿出征归来并回京述职后,摇身一变,成为了从四品的宣威将军。还未等城中众人上门道贺,他就在归家后的第一天,将他那早逝的原配牌位给休了。

  城中百姓大惊。

  死者为大,且小刘氏都已去世五年了,休牌位这种事儿,自开朝以来,便没有几个这样干的。黎锐卿这般做法,还能不被御使弹劾、撸掉官位?!

  迟疑之下,众人纷纷观望。

  却发现,虽然黎锐卿因为休牌位这事儿,与他母亲和前妻共同的娘家——刘家闹得很是不愉,但他休牌位的过程却意外顺利。

  黎锐卿去过刘家后的隔天,刘家就派人去黎家墓地将小刘氏的棺位抬了回去。

  对外,两府给出的理由是小刘氏在黎家时,犯了七出无子之过。

  即便所有人都知晓,黎锐卿的表妹小刘氏在黎家时,一入门就怀孕,七个月就早产生下一女,后大出血而亡,根本没有时间去怀孕生子,硬要说这是七出理由,着实牵强。

  然而众人等了又等,既没有等到刘家反口,也没有等来撸掉黎锐卿官职的旨意,反倒等到了他顺顺利利在官府将休妻文书备案完毕,自此与前妻小刘氏全无干系的确凿讯息。

  对于黎锐卿归家后的种种行事,外界反应褒贬不一。贬的说他行事全无礼法顾忌,太过猖狂,褒的则是一个个笑得意味深长。

  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,出征归来、并利落休掉前妻牌位的黎锐卿,已经进入不少家中有女待字闺中的人家的视线。

  从四品上宣威将军,年纪尚轻,官位了得,更是生得昳丽俊美,郎绝独艳,虽多年未出现在辛图城,却至今无人能撼动其辛图第一美男的雅称。

  再加上现在,他先头那位前妻已经被休,女儿再嫁过去虽说也是继室填房,却不用向他前妻的牌位执妾礼,还能享受嫡妻待遇,这条件即便是在辛图城中的年轻未婚儿郎们中拉出来,也属上乘。

  就在城中各个府邸蠢蠢欲动时,黎锐卿却突然闷不吭声离开了辛图。三个月后,从外面带回来四个风尘仆仆的瘦巴巴孩童,还一水的全部收为养子养女,改姓为黎。

  这下子,原本还对黎锐卿有些想法的人家,偃了旗息了鼓了小半。

  据朝廷律法,养子同样具有遗产继承权,其继承份额,等同于家族庶子。

  若说原先黎家只有一个年幼嫡女,只需将来陪送一副嫁妆就能打发完事,那么现在,这可是相当于一个嫡女,三个庶子,一个庶女!

  人还没嫁过去,夫家就已经自己完成了开枝散叶的全部过程,让哪个尚有些理智的云英未嫁小姑娘都心生犹豫。

  当然,在他绝美容颜和高阶官位的诱惑下,剩下的蠢蠢欲动的家族和姑娘们,仍旧不在少数。

  辛图城城东,刚在乡下度过热孝期,趁着开春搬回省城的苏举人家里,苏母正为大女儿苏满娘说着她这两天打听到的省城八卦。

  苏满娘面若银盘,峨眉似柳,天生肌骨莹润,即便在乡下的接连守孝,也未能让她瘦下半分,黑上半点。

  只她体型的略显圆润肉感,虽纤浓有度,看起来别有一番温雅美态,却并非时下欣赏的窈窕纤细女子,让苏母每每提及,都分外扼腕。

  此时,苏满娘在听到黎锐卿又往家带回来三位养子和一位养女时,已经是事情发生的两个月后,她被这位不走寻常路的新任将军给惊得差点没阖上嘴巴。

  “他这莫不是根本不想再娶妻了吧。”要不谁会闲着没事往家带这么多养子?!

  就算真如黎锐卿所说,这些都是他生死至交战友的孩子,现在家乡无人看顾、眼看就要活不成,那也完全可以养着他们,只收为义子义女即可。

  这养子和养女的名分一出,还全都改黎姓,其中意义大不相同。

  苏母看女儿心情不错,更是没忍住多说了一些,她身子往女儿身边靠了靠,神秘低声道:“这些算是什么,还有呢。我还听咱们城东的孙婆子说,黎将军的那个前妻小刘氏,一进门就已经有了,现在黎府的这个嫡女根本就不是黎将军的孩子。你想想,当年小刘氏过门,和黎家的公鸡拜完堂没多久,当晚黎将军就受召去了边关,说不定当时根本就没成事儿。”

  苏满娘脸上飞上一抹薄红,感觉这太详细的事儿她一个姑娘家不该去听,但看她娘正说得兴起,没有反应过来,也就故作镇定道:“这种事情估计都是城中传言,当不得真,娘咱们还是不要乱说得好。”

  苏母点头:“也是,谁知道这黎将军是不是本性就是个不顾前情的人呢。”

  苏满娘舒出一口气,连连颔首,以为总算跳过这个话题。

  却听苏母又道:“真假暂且不论,反正我听孙婆子说得是有鼻子有眼。她说当时黎将军找到刘家时,还说过小刘氏留下的那个女儿,如果他们想要,可以带回刘家抚养,可刘家根本就没要。你说,如果真是黎将军自己的血脉,他怎么可能会将孩子送给刘家抚养,他既然开口,不就是孩子与他没有一点儿关系的意思?”

  苏满娘干脆放下手中的络子,免得将好容易快弄完的络子整乱了,向她娘身边挪了挪:“如果真像是娘所说,那他这人倒也算不错,不是自己的血脉,还让那娃娃占了自己嫡女的位置。”

  苏母恨铁不成钢地戳了苏满娘一下脑门:“什么不错,如果这事儿是真的,那这种人根本就是傻!这种绿毛亏也吃,以后肯定没有大出息。说到底,还是对刘家轻轻放过了,优柔寡断!你啊,都这么大了,看人还是没眼光!”

  苏满娘用纤细如葱的手指轻轻揉着额头,憨态可人地拉着苏母的袖子撒娇:“娘,这有什么可生气的,且不说人黎家和咱家的门第天差地别,就说我,这不是还有您给我把关嘛。有您在,我可是安心极了。”

  苏母动作一顿。

  她看着女儿姣好的面容和没心没肺的样子,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,又随意与苏满娘聊两句,就出了房门。

  苏满娘也是在话说出口后,才发觉自己这话说得有些不对。

  她之前的未婚夫常杉,就是苏母千挑万选为她定下的。

  常杉相貌俊逸、读书资质不凡,早早就考取了童生,就连苏父也常对他赞不绝口。

  哪想在她十四岁那年,正当两家开始商讨接下来的几礼应该怎样走、什么时候开始走的时候,男方出了变故。

  常杉看中了城中李氏当铺家的小女儿李月娥。据闻两人曾在荷花池边相遇,柳树亭中相许,登高时美女悍死救书生,导致手臂脱臼。常杉大为感动,亲上门来与她们商讨,娶李氏女为平妻事宜,还想将他和李月娥的婚期定在他们婚期的一月之后。

  当时苏满娘都快被他这要求给惊呆了,苏母更是气得直接用扫帚将人扫了出去。

  这门亲事最后还是由苏母亲上门了数次,才给退了。

  用苏母当时的话说,人都还没过门呢,就开始想娶平妻,那等成了亲后,那小妾通房之流的更是止也止不住。

  这门婚事早退早好。

  之后常杉大概也是没脸,就从苏父开设的学堂中退出,去了城西的另一位举人学堂中学习。

  对方在那边具体学得怎么样,她不知晓,反正一个秀才,他三年考了两次都没考上。今年是第四年,虽说现在不知结果,但今年她家中有刚出孝的两位弟弟也要下场,倒是更不希望常杉考中,免得到时三人一起下场,让两位弟弟承受颇多压力。

  自那之后半年,苏母就开始为她相看人家。

  可惜因为她退过婚,有意向的男方条件都远不如常杉。

  再加上之后祖父过世,她守了一年孝,没过半年,祖母也过世了,再次守孝一年。

  这来回耽搁下来,刚退婚时,她还不过十四韶华,现在都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。眼看着她已经出了孝,但由于父亲功名在身,三年孝期内不能参加红白喜事,只能是在她出孝后定下亲事,再等两年后父母双双出孝,才能成亲。

  如果在平常人家,可能并不会讲究得这样严谨。只她家,苏父自从守孝后就闭关读书,准备出孝后再下场,再博一番锦绣前程。

  万一苏父以后得入官场,那她在父母守孝期间嫁娶一事,绝对会成为他的污点。所以,即便苏父苏母再为她心急,也只能将她的婚期按到两年后。

  她本来年岁就大了,再拖两年等成亲时就将二十。最近这一阵子出入家中媒婆带来的男方条件,比她几年前刚刚退婚时看到的还要更加不如。

  眼见着这提亲的男方人选,已经从家里不景气的年轻童生,变成了商家子、地主和丧偶几年的老童生,也难怪苏母会那样着急和上火,稍微一句无心的话,就会有充沛的联想。

  苏满娘拿起笸箩中的络子,随意打了几下,又叹息一声,感觉不太舒意。

  遂将络子放下,出了屋子来到侧院,招呼正在小丫鬟带领下玩得浑身都是汗的苏晏娘,笑盈盈道:“走,大姐姐带你去找娘。”

  五岁的晏娘当即兴奋地扑到满娘怀中,咯咯笑道:“大姐,我们去找娘要肉吃,晏娘要吃肉!”

  苏家共有五个孩子,除苏满娘为长姐外,下面还有两位准备今年待考的弟弟,一个刚刚启蒙的三弟,和眼前这个垂髫之龄的小妹。

  苏晏娘是家中最小一个孩子,自生下来后不久,就因为家中接连守孝,没能沾到几许荤腥,因此对肉格外执着。只即便这般,她的小身子仍旧是与苏家女一般无二的圆润、不显纤细,让人难以相信她缺嘴过。

  苏满娘牵着苏晏娘的小手,来到苏母的卧前,敲了两下门,没等里面应声,就熟门熟路地推门走了进去:“娘,我带晏娘过来耍了。”

  屋内,苏母穿着一身半蓝不青的袄子半躺在榻上,侧头怔怔地望着窗外发呆,苏满娘的心就一下子就疼了。



第2章 路遇

  她忙松开晏娘的手,上前拉住苏母道:“娘,您这又是在做什么,家中大弟、二弟正在备考,咱们应该欢快些。再说,等大弟和二弟都考上了秀才,您还用担心我嫁不出去?!

  您也不瞧瞧,您将女儿生得多美,到时候啊,您就等着咱家门槛被踏破吧。”

  苏晏娘在一旁拍着小手,咯咯附和:“大姐姐美!大姐姐最美!”

  苏母听着满娘一通不要脸的自夸,脸上没忍住露出几丝笑意。她本也不是多多愁善感的人,只是最近实在积郁,现实与想象落差太大,一时无法接受罢了。

  她想了想最近正忙着用功的两个儿子苏润允和苏润臧,以及那不到两月就要开始的院试,也跟着提起了精神,坐起身道:“现在我和你父亲也出了热孝,不若过两天,娘就带你们去一趟大佛寺,去为你爷奶添上些香油钱,也为你大弟、二弟去文曲星那边拜拜。”顿了顿,她又出言补充,“还有你小姑,也去为她求根签。”

  苏家小辈是上个月刚出的孝,孙辈守孝一年即可。

  故而虽苏父苏母仍在孝期,但苏润允和苏润臧已经低调的报考了本年的院试。

  “那咱们稍后就和他们提一下,看他们有没有时间同去。”苏满娘笑眼弯弯,温声打趣。

  苏母佯拍她一下:“你父亲是铁定不愿的,到时提也要被驳回。”

  苏满娘就抿唇笑。

  苏晏娘兴奋拍手:“去大佛寺喽!去大佛寺喽!”

  苏母看着小丫头跳脱的模样,也抬手拍了她一下:“你呀,就在家好好待着,等以后再带你去。”

  “啊?!为什么!娘,这到底是为什么?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之后到用膳时间,苏满娘果真提起了这个问题。

  苏父最近心情不错,他对两个儿子的学习进度很满意。听到满娘这样说,他算了算时间,摇头:“还是算了,备考时间不多,正需一鼓作气,可不能出去一趟,将心玩散了。”

  苏润允今年十七,苏润臧十五。两人正是少年时候,听到不能出门,苏润允还能保持住沉稳,苏润臧则肉眼可见地耷拉下唇角,“父亲,您对我们可是一点儿都不放心。”

  “呵,那你们这次就好好考,做上一件让为父放心的事情。”

  苏润允和苏润臧面面相觑,垂首不语,心中却不约而同鼓足了气。

  七岁的苏润兴从饭碗中抬起头,瞪大眼睛指着自己:“那爹,我、我呢?我能去吗?我都没有去过大佛寺。”

  苏晏娘蹬蹬小腿,奶声道:“三哥也不去!晏娘都不能去,三哥更不能去。”

  苏牧璟看了他一眼:“去别的地方就算了,但是寺庙幼童还是少去,在那里嬉闹喧哗,是对佛祖不敬。”

  苏润兴不满:“可是爹,我都七岁了,不算幼童了。”

  苏牧璟看他一眼,慢条斯理颔首:“没错,你现在确实算不得幼童。”

  苏润兴嘴角极度上扬,就准备跳下凳子一蹦三尺高,又听他爹补充:“但是男女七岁不同席,这次我和你两位兄长都不去,没人带你。”

本文每页显示100行  共155页  当前第1
返回章节列表页    首页  1/155  →  下一页    尾页  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
也可下载吾夫甚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,谢谢!